荒梧x

p1扫描后
p2直接拍的2333
(依旧是让同桌弄的,有一个混手写圈的写手同桌真好)
已授权√

“抱着另一个小姐姐累不累。”

事情是这样的:
这位云梦小姐姐加我好友,然后我就友好地上去打了个招呼,然后惊奇地发现她竟然把我的脸放大看了(大家都知道这对暗香男弟子意味着什么),但是这位云梦小姐姐却不知道这个梗,然后我给她解释了一波。
然后这个时候我的绑定奶来找我玩了,顺带跟我要了个抱抱,然后我以为那个云梦小姐姐走了,就跟我的绑定奶愉快地开始了抱抱,没想到!!!下一秒那个云梦小姐姐就站在我旁边!!!“抱着另一个小姐姐累不累。”
我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好尴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【暗云/云暗gl】高冷暗香和傻里傻气云梦的日常?(1)

*第一次写文
*gl向防雷
*emmmm没错我并不打算想标题(划掉)
*主cp:云暗云  副:武华武  少暗少
*真·小学生文笔
*李清扬是假名(划重点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祝尘,一个天级暗影,万修暗香。虽然是个女孩子,但是性格却和男孩子一样,要不是因为暗香男弟子没有人权的话,或许她现在正戴着围巾女扮男装呢。祝尘最大的爱好就是嫖云梦(划掉)和杀死罪有应得之人,并且她最喜欢在不破峰顶练功。
        今天,她照常去到不破峰山练功,到山脚下,刚准备轻功跃起飞上去的时候,余光嫖到了一个摔残在地的云梦。
        “估计又是一个嫖不到蔡居诚而想不开的人吧。”她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一扭头,正准备走的时候,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哭诉声:“哪位好心人救救我啊这里荒山野岭的我好害怕啊啊啊啊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祝尘不忍丢下这么可爱的云梦,便又转回去,走到云梦身旁。没想到,云梦猛的一下抱住了祝尘的小腿:“求求你救救我吧,我哭了那么久才只看见了你一个人。”祝尘一看这苦相,那叫一个惨不忍睹,仿佛受尽了痛苦与折磨。
        过了两秒,云梦便收到了救助申请,她赶紧同意,并且一直喊着“谢谢谢谢!”
        传功恢复的时候,祝尘仔细看了一下对方的脸,嗯,不错,清新淡雅理想型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姑娘打算怎么报答我呢?”祝尘戏谑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?嗯...我给你做元宵怎么样?”云梦大概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点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噗。”祝尘没忍住笑了一下,“那就不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...我给你做花灯?或者其他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举手之劳而已,不必答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唔......那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于是从这里到救助结束,她们俩一句话也没说。救完了人,也该做正事了。祝尘想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云梦却突然开口:“在下林婉兮,不知姑娘芳名?”
       “婉兮...”祝尘思索了一下,“你就当我叫李清扬吧。”说罢,便腾云驾雾般向不破峰顶跃去。
       “清扬...婉兮。”林婉兮仿佛明白了什么,脸微微泛红*,“等一下???当???假名???”

        第二日
        祝尘照例去不破峰练功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又......”祝尘一脸无奈,眼前这个人竟还傻兮兮的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刚刚在山顶上看见一个华山小姐姐,我看她深色忧伤,而且还突然跳了下来。我一急,以为她要自杀,还想着跳下来救她,劝她别想不开什么的......”林婉兮轻吐舌头,脸上露出带有歉意的笑容,“结果没想到在山腰那的时候,她突然御剑飞走了,倒是我摔了一身残废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你出门救人不带脑子的么。”祝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日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。”林婉兮非常尴尬地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再有下次...不救了。”祝尘非常想一句mmp甩过去,然而倒在自己面前的,是一个有着自己理想型外貌的云梦啊,诶算了算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第四日
        林婉兮果然没有出现在不破峰下了,看来前几天都是故意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没了林婉兮哭着嚷着求救助的身影,祝尘竟觉得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五日
        不破峰下还是没有林婉兮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她会不会来啊……”祝尘轻捶了几下自己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。祝尘在完成课业的时候,听见刀堂弟子们说,有一个云梦在满暗香地找一个叫李清扬的,都快找到兰花先生那去了。祝尘一听,发现事态不对,便快马加鞭地往兰亭暮春奔去。
       果然,一到点就看到了一个傻里傻气的云梦。
       “哇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林婉兮激动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 “是我自己来的...”祝尘心里默默地吐槽。
       “都怪你不肯告诉我真名,害得我满暗香地问,都没找到你的一个影子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...你来找我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 “咳咳。”林婉兮特地清了清嗓子,“由于前几日收到了清扬女侠的关照,所以呢,在下特来邀请清扬女侠一桶前往云梦汤池泡澡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到林婉兮故作正经的傻样子,祝尘不由得笑了一下,但也只是一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关于林婉兮为什么会脸红:“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”出自《诗经·郑风·野有蔓草》,然后写的是一对情侣一见钟情的故事,大概是个暗性告白(?)

跟同桌要的点文√
已授权√
gl向√
架空向√
因为同桌没有玩过楚留香所以不是很清楚设定请不要介意√
以及因为同桌不清楚设定,所以文里有些设定不符合游戏,而且暗香掌门并不是指兰花先生,云梦掌门也并不是指叶澜,而是架空的两个人物√
以下是原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最近啊,出了一件大事。这云梦的掌门放出话来,自个儿这门派不医治任何暗香弟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嘿,这可就奇了怪了,这暗香是干什么的啊,专给有钱人平不快的,说白了,杀手。这个职业啊 免不了打打杀杀,伤死病残那是常有的事。那接下来不就得去找医师了吗,云梦是江湖上唯一的学医门派,这江湖上十有八九的医师都是云梦的,剩下的一二怎么说也都在云梦学过,哪敢得罪自家掌门啊。这样一来,这不是让干这一行的暗香去死吗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弟子心里那是一个苦啊,眼巴巴地指着掌门替她们说说话呢,可这消息都放出来一个星期了,自家掌门啥也没说。终于有一个小弟子实在忍不住了,跑去问了自己掌门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掌门,你到底知不知道云梦掌门放出的消息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只见自家掌门心虚地摸了摸鼻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那事儿啊,我知道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听小弟子更急了,“那你咋没啥   表示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那个啥,我一不小心把云梦掌门给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啥???咱家掌门这不是女儿身吗???咋睡的,还一不小心???等一下云梦的掌门也是女子吗???woc???小弟子内心是无比的复杂。
        送走了小弟子的暗香掌门也不好受啊,她暗恋云梦掌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,以前仗着自己是掌门,有事儿没事儿就往云梦里蹿,说这儿疼那儿疼,非得让她心尖尖儿上的人给她看看病。原本是想解解相思愁,没想到心底那一点喜欢发酵成了很多喜欢,她就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俗话说得好,借酒消愁嘛,她就到了一小酒馆,叫了二两酒。可俗话又说了,借酒消愁愁更愁。暗香掌门边喝边回想自己的种种,费尽心思想见到那人,小心翼翼地表达着爱意,可那人却一点也不知道,说不定还把自己当好姐妹呢。她越想越委屈,竟然小声地抽泣了起来,到后来,竟然演变成嚎啕大哭,抱着一个酒坛成了一个小哭包。
        好巧不巧,这云梦掌门就这时经过了这,看到这平时大大咧咧的姑娘,此刻却哭的像被哪个流氓做了啥似的,心下不免有些疑惑,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喝高了的暗香掌门,看到这心上人走过来,哪儿分得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,抱着云梦掌门就是一顿哭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的暗香掌门一醒,看到的便是她赤身裸体地抱着云梦掌门,她捏了捏脸,确定这不是梦境后,她竟跑了。是的!跑了!!!真怂,可她也没啥办法啊。
         坐在椅子上的暗香掌门,抬手掩了掩面,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。行呗,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,反正自己也是喜欢那人的,就追呗。
         从此之后,每天都见一个打扮得体的女子守在云梦大门门前,脚边放着一堆东西,可以说是应有尽有,糕点、丝绸、胭脂。那些美轮美奂东西,最后都被失魂落魄的主人提了回去。因为这些东西的主人不论在门口站多久,得到的永远是一句话: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我们掌门说她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坐在云梦掌门位子上的那个女子,听着自己的弟子讲着暗香的掌门等了多久,突然笑出声来:“感觉差不多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去跟她说,说我要见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门前的暗香掌门内心是无比的喜悦,眼泪差点都要掉下来了,自己这是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呀。她一边走一边想着一会儿自己见到那人要说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明明自己心里已经想好了台词,见到那人时却是什么也说不出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样的眉眼,一样的身姿,一样的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算起来,暗香掌门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云梦掌门了,心里思念得紧,可她却不肯见她。
         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咳...”还是暗香掌门先打破了沉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点话想对你说。”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...我...我心悦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声音刚落,那边就传来一阵笑声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掌门内心无法描述,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表的白,那人竟然笑???正当她还在气恼的时候,那边传来一个声音,“我也喜欢你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woc???我没听错吧???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暗香掌门内心开心成了一团花。
        激动的暗香掌门一把把云梦掌门拥入怀中,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。

        怀里传来一个狡黠的声音,“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晚我们啥也没干,我是故意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暗香掌门懵逼的表情,云梦掌门又笑出了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早就喜欢你了,也早看出你喜欢我了,所以啊,我故意的”。

        啧,没想到我老婆还是个腹黑。暗香掌门心里想到。

一个非常刺♀激的生成器
大概是gl
链接:https://wtf.hiigara.net/t/LdQqGz